吉利和沃尔沃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合并发动机业务

2019-10-09 作者:责任编辑NO。谢兰花0258

  与外界想象的不同,9年时间里,吉利与沃尔沃汽车之间的技术合作,并非是子母公司之间的“拿来主义”,更多的是像合作伙伴之间的“互利共赢”。此次的发动机业务整合,也更像是双方向未来新四化转型的共同“宣言”。

  作者 | 张坤 编辑 |王鑫

  10月7日,吉利控股方面正式宣布,正在和沃尔沃汽车探讨合并旗下发动机业务的可能性,并建立全球领先的动力总成业务单元,研发、生产领先的动力总成及混合动力系统。随后沃尔沃汽车方面也证实了双方的上述合作意向。

  尽管双方强调上述计划仍处于初期意向合作阶段,完整的合作落地还需要经过沃尔沃汽车工会、双方董事会以及中瑞两国监管部门的批准。但若正常推进,则意味着双方共同研发的动力系统将同步搭载沃尔沃、吉利、领克、宝腾等吉利旗下多个品牌。

  不少人士疑惑:“吉利早就并购了沃尔沃汽车,为什么不把沃尔沃汽车的技术拿来就用,为什么还要如此大费周折?”

  问题的答案或许与外界想象的不同,在吉利并购沃尔沃汽车的9年间,吉利与沃尔沃汽车之间的技术合作,并非是子母公司之间的“拿来主义”,更多的则是像合作伙伴之间的“互利共赢”。吉利和沃尔沃汽车之间,更像是“合作伙伴”而非“上下级”。

  不裁1名员工的发动机业务整合计划

  目前,沃尔沃汽车在瑞典拥有舍夫得发动机生产基地,这是沃尔沃汽车全球最大规模的动力总成生产基地。因此,该基地也成为了此次吉利和沃尔沃汽车动力业务整合计划中外界最为关注的焦点所在。

  舍夫德隶属于瑞典西约塔兰省,位于维纳恩湖和韦特恩湖之间,生态环境良好,人文气息浓厚。沃尔沃发动机工厂、舍夫德大学坐落该市,机械制造业雄厚,科技研发能力突出。

  上世纪80年代,沃尔沃汽车当时所属母公司沃尔沃集团,将舍夫得发动机工厂从其它公司手中纳入自身业务范围。在往后30年的发展过程中,无论沃尔沃汽车如何变动,舍夫得发动机工厂始终是沃尔沃汽车全球范围内最大的发动机生产基地,为沃尔沃汽车全球车型生产提供不同规格的发动机产品。

  据不完全统计,在目前沃尔沃汽车舍夫得发动机制造基地,约有3000多名来自全球范围的研发、采购、生产制造人才,是瑞典舍夫得当地最具影响力的雇主之一。

  此次沃尔沃汽车和吉利的双方合作声明中,也特意强调计划合并不会对双方员工队伍产生任何影响。

  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在吉利并购沃尔沃汽车的9年间,除了合资成立领克之外,似乎并没有多少技术方面的合作,吉利对沃尔沃汽车奉行着“放虎归山”的策略。然而,不为人知的是,在并购完成的那一刻,沃尔沃汽车已经在吉利的带领下将目光聚焦东方。

  2010年11月,吉利汽车与沃尔沃汽车共同成立了“沃尔沃-吉利对话与合作委员会”,双方逐步开展在汽车制造、零部件采购、新技术研发、人才培养等多个方面的交流,实现信息共享。

  2012年3月,吉利与沃尔沃达成技术转让协议,自此沃尔沃逐步向吉利转让其技术。2013年2月,吉利集团与沃尔沃汽车在瑞典哥德堡成立了中欧汽车技术研发中心(CEVT);2016年,沃尔沃汽车在华大庆、成都、张家口三大工厂布局完毕;2017年8月,吉利集团与沃尔沃汽车又成立了吉利-沃尔沃技术合资公司和领克汽车公司……

  将最先进的生产技术平台全面与第二本土市场——中国相结合,沃尔沃汽车释放在华发展的巨大决心的同时,也让沃尔沃汽车在中国取得了“异常喜人”的成绩。事实上,中国市场已经成为沃尔沃强有力的依托和后盾,成为沃尔沃全球化过程中的关键引擎。

  很显然,今天吉利和沃尔沃汽车发动机业务整合也并不是开始,自然也不是终点,在长期的研发、生产、采购、运营中,此项合作更像是长久工作自然的延续,已经形成了这样的合作基因。

  “吉利是吉利 沃尔沃是沃尔沃”

  根据沃尔沃汽车方面披露的信息,此次发动机业务的整合计划,将使双方在研发、生产、采购及运营方面的规模化效应得到进一步提升。根据计划,新业务单元将成为独立的动力系统供应商,也可以为其他整车厂商供货。

  可以说,此次双方的合作,是继成立领克后双方技术合作的最大动作之一。

  如果说2010年吉利收购沃尔沃成功签约的那一刻,全世界都在惊叹这是一次“蛇吞象”的并购案。近十年后的今天,没有人会质疑这起并购的成功,它堪称中国汽车走出去的样板,也是足以载入全球汽车产业发展史册的经典案例。

  但从9年前吉利并购沃尔沃汽车至今,众多“吉利凭借沃尔沃技术发展”的言论却也不绝于耳。

  实际上,早在并购之初,李书福就对外界公开表示,吉利对于沃尔沃汽车爱的深沉,但吉利并不会一味的索取技术成果,吉利更多的是希望和沃尔沃互相合作,共享技术成果。“沃尔沃是沃尔沃,吉利是吉利”。

  国际企业跨国并购,最难的并不是筹措资本,而是并购完成后的融合发展。有媒体表示,跨国并购中,即便是被收购,双方仍需要达到并购所追求的共同目标——互惠互利,否则终将失败。

  以2004年上汽并购韩国双龙汽车为例。在双方合作期间,上汽强硬干涉双龙发展的态度,引发了工会强烈不满,并指责上汽并非想要协同合作,而是“偷取“双龙汽车的技术,最终直接导致合作破裂。

  融合发展,互利共赢,这是吉利汽车从并购之初就坚持的理念,这也是此次吉利沃尔沃汽车发动机业务合作的主基调。

  此前,沃尔沃汽车表示2025年左右,出售所有车型中纯电动汽车和混合动力汽车各占一半。此次发动机业务整合完成后,沃尔沃汽车仍将从新业务单元采购高效动力总成和混合动力系统。

  沃尔沃目前年生产约60万台发动机,业务整合加上吉利的发动机产量后,这一数字将升至约200万台。随着发动机业务的合并合作,可为双方实现相当程度的成本节约。而其中最重要的体现将在研发方面:工程师将获得资源,进一步来开发一流的混合动力引擎。

  对吉利而言,新业务单元将集中优势资源,研发和生产领先的清洁高效动力总成和混合动力系统,并将其搭载在旗下的沃尔沃汽车、吉利汽车、领克汽车、宝腾汽车、路特斯、伦敦电动汽车等品牌。

  在电动汽车扩张以及燃油车的长期需求受到质疑之际,更严格的排放规定提高了研发成本。除了吉利和沃尔沃以外,大众汽车也已经警告内部供应商创建部门以整合内燃机资产。此次通过整合吉利现有发动机资源,可以将更加有效的资源用以向电动化转型投入。

  吉利-沃尔沃下个10年:集中所有力量转型新四化

  2020年3月,吉利即将迎来并购沃尔沃汽车十周年。过去十年中,沃尔沃汽车在吉利一个中国本土成长起来的民营企业手中重新焕发生机,从一家以瑞典为核心的汽车公司,成功转型为全球化发展的汽车品牌。

  接近10年的融合发展过程中,沃尔沃汽车和吉利尽管有诸多层面的技术、业务交流,但从实际情况来看,双方仍然是具有完整研发、生产的汽车制造企业,相对较为独立,分析人士指出:“吉利和沃尔沃汽车双方的关系似乎并不如:雷克萨斯-丰田、奥迪-大众关系一般紧密。”

  如果说,过去的发展双方已经高度互信,那么下一步,吉利和沃尔沃汽车之间就需要更加深度的融合发展。发动机业务的整合,或许就是双方深度融合发展的进一步动作。事实上,无论是奥迪-大众,亦或是雷克萨斯-丰田,都有不同程度的发动机共同开发机制。

  在接受欧洲媒体采访时,沃尔沃汽车集团首席执行官汉肯·塞缪尔森透露称:在现阶段的沃尔沃汽车看来,比合并业务更重要的是,必须率先维护在纯电动领域的开发资源和项目预算,在战略层面,纯电动路线也必须放在比混合动力和传统燃油系统更重要的位置。

  此前,沃尔沃汽车曾表示到2025年左右,沃尔沃汽车将实现所出售的车型中,纯电动汽车和混合动力汽车各占一半。

  这意味着沃尔沃汽车必须要在现阶段动力系统的基础上研究出高效的混合动力发动机。但以沃尔沃汽车目前体量,全新开发混合动力专用发动机成本较大。吉利旗下整合式的发动机开发模式,将极大的缓解沃尔沃汽车开发成本压力。

  “此次发动机业务的整合目的是能够专注其纯电动汽车业务的研发”,多位分析人士指出,通过与吉利的技术共享,沃尔沃汽车得以从混合动力和传统燃油领域抽出身来,将更多精力和资源向纯电动板块倾斜。

  虽然此次业务合并只提及了传统燃油和混合动力方面的 “合体” ,但未来,沃尔沃在纯电动领域的积淀,也将成为吉利纯电动系统竞争的中心。

  2019年6月12日,吉利斥资1.88亿美元与LG化学成立合资公司,从事动力电池相关的应用研发、制造、销售、售后服务等业务。而在此前,吉利已经和宁德时代就相关电池供应成立了合资公司。

  多方布局电池供应,这说明了吉利在新能源方面的努力,也说明了高效混合动力发动机开发的必要性。

  不夸张的说,过去十年,吉利沃尔沃汽车之间已经形成了深刻的理解,当初并购初期和福特的若干条款约定已经逐步失效,通过对双方核心技术资源的融合,有助于形成更加紧密的联系,如奥迪之于大众、雷克萨斯之于丰田,打消外界对于吉利出售沃尔沃汽车的疑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