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分贝第7-8集剧情详细介绍

2018-04-13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谢和弦

美丽分贝第7集剧情介绍

  对于女儿能够顺利进入初赛,凌兴云大为高兴,宣称要与女儿大肆庆祝一番,但凌雪乔表示没有兴趣,藉意与宋天孙双双离去;宋天孙把凌雪乔带到一家已打烊的西餐厅,说要亲手弄一顿晚餐给她,作为庆祝;可是,宋天孙手忙脚乱,把食物弄得一团糟;最后,两人只好一起吃餐厅里的桶装冰淇淋。宋天孙探问凌雪乔的心事,凌雪乔说出心底话:她期待的,是一个用真心诚意,而并不是用金钱去打动她的人。一向认为金钱是万能的宋天孙,终于遇上难题。

  林斐然在宿舍里看电视,看到在面试中的路瑶,兴奋莫名,决定要全力支持她,林斐然的大学同学,对他这种行径都感匪夷所思。

  杨淇与唐菲分别接到电视台的入围通知,钟晴与钟爱亦顺利入围,钟晴立即向公司递上辞职信,并与一直至来针对她的女主管翻脸,但钟爱因为担忧日后的生活而不想辞掉工作,与钟晴争吵一番。钟晴心情不佳,一家接一家的四出喝酒,最后来到“不是酒吧”,被郑裕泰的钢琴技巧和气质所吸引,主动结识了郑裕泰;言谈间,郑裕泰向钟晴解释了“尼欧酒吧”名字的意思(“尼欧酒吧”的英文名字是“Neo”,解作“新生代”,另外,Neo与N.O. 看来差不多,而N.O.是New Orleans,美国新奥尔良州的缩写,此地实为爵士乐曲的发祥地),钟晴却笑说Neo看来就像个“No”字,应改名为“不是酒吧”!郑裕泰与钟晴一见如故,两人志趣相投,很快就成了无所不谈的好友,郑裕泰亦表示欢迎钟晴与他一起研究音乐和练歌。

  农村里,村民四处寻找路添财,路添财以为村民在追讨他偿还上次出城时所借的路费,由于身无分文,路添财便慌忙闪躲,最后躲回家中,村民纷纷上门,路添财更加慌张,不敢开门;及后华毅兰与路瑶下班回家,村民们都向路瑶道贺,原来电视台致电村公所,通知路瑶已入围,村民只是想把消息告之路添财。村民更主动筹集路费和生活费,让路瑶参赛,期望路瑶为他们的村争一口气,令路瑶父女大为感动。

  指导会上,五十位参赛者齐集,当中不少很快就成为朋友;成朗与雷敏,在会上解释了赛制以及各人要注意和准备的事项。

  路瑶表示只身来到城中,没有住的地方,荣胜男愿意收留她,与她同住。

  路瑶搬去酒店与荣胜男同住,荣胜男告诉路瑶很多城里的事情,更警告她小心提防城里的男性,路瑶感激荣胜男对她的关心和照顾,把她视作知己;阮文燕来到酒店探望女儿,荣胜男向母亲提及失踪两年间所发生的一些事情,原来荣胜男自小得到父母的真传,在大大小小的歌唱比赛中,未尝一败,但压力却愈来愈大,最后承受不了,只好离家出走,逃避没完没了的练习与比赛;在四处流浪的生活中,发现自己其实是非常喜欢唱歌的,因此想藉这此参赛,取得冠军,以求父母的原谅……阮文燕明白到女儿的决心,便与她一起练习,以作鼓励。路瑶对荣胜男的歌艺,大为佩服,阮文燕同时亦指点了路瑶,指出她技巧上的不足,嘱咐路瑶加倍锻炼。

  宋天孙把凌雪乔带到他为她特别设计的高科技录音室,让她在这里安心练歌,但凌雪乔对录音室的设备不感兴趣,对宋天孙冷言冷语一番后便离去。

  成朗与雷敏把参赛者分为五组作分组指导,并由专业的导师指导参赛者歌唱技巧,选择参赛歌曲,以及教导她们化妆,发型,形象设计等的基本知识。一帮年青的女孩,初次接触如此认真的一个比赛,自然充满兴趣,学习了新知识之余,也闹出不少笑话。李惠恩、凌雪乔、荣胜男及路瑶被编为同一组,成朗指出各人的优点和缺点,但对李惠恩的语气却特别严厉,李惠恩以为成朗存心针对她,因而有着反叛的心态,常与成朗抬杠,但荣胜男与凌雪乔都感到惊讶,因她们都看出,成朗对李惠恩其实是另眼相看;凌雪乔因而知道,自己的竞争对手除了荣胜男外,还有李惠恩。

  成朗每每把李惠恩留下,作特别指导,目的是想李惠恩尽快提升水平,荣胜男却私底下与其它参赛者讨论,中伤成朗,散布成朗对李惠恩存有私心的传闻,期间被电视台工作人员及吴能听到,消息很快传到电视台高层,高层对此表示不满。

  雷敏得悉此事后,知道成朗的态度会引起其它人的误解,私下劝导成朗,从而披露了成朗曾经有一个非常出色的学生,但成朗因疏于管教,学生放弃了歌唱事业,最后更失踪了;成朗一直非常自责,因而当发现李惠恩的潜力后,就严加对待,望她成大器。雷敏了解到成朗的想法,但亦劝他人言可畏,千万不要让人误解他偏袒李惠恩。

美丽分贝第8集剧情介绍

  分组指导继续展开,各人都选到自己的表演项目,但路瑶却陷入迷惘,因为她深知自己歌唱水平不足,身边又尽是高手。离开电视台时,林斐然突然踏着滑板出现,手持支持路瑶的横额,却意外失足,撞得人仰马翻,其它参赛者如杨淇和唐菲等亦因此揶揄路瑶一番,令得她哭笑不得。

  贺升离开电视台,顺道开车送路瑶、杨淇和唐菲回家,途上路瑶把困惑告诉贺升,贺升提出如果路瑶要“突围而出”的话,必需了解自己的优点,全力把优点发挥,才能加强自己优势,虽然这是一个歌唱比赛,但能在舞台上吸引观众,亦非常重要。路瑶开始意识到,自己应努力发挥跳舞的才华。

  成朗的严厉态度,加上不时听到闲言闲语,令到李惠恩心里非常难受,于是在酒吧内向郑裕泰诉苦,说到伤心处,甚至哭了起来,郑裕泰好言安慰,其时钟晴来到,发现李惠恩与郑裕泰的关系非比寻常,对郑裕泰怀有好感的钟晴,心里顿感不是味儿,但也只能把感觉藏在心底,强装开心的与李惠恩说笑玩乐,三人更一起练习。

  凌雪乔突然把宋天孙拉到录音室去,并决定要开始更严格的训练,宋天孙觉得奇怪,追问原因,凌雪乔指出李惠恩是潜在的对手,若不加紧练习,恐防会败于李惠恩手上。凌雪乔不停的苦练了一整天,最后竟不支晕倒。宋天孙大惊失色,手忙脚乱地把凌雪乔送到医院。宋天孙在急救室外等候,凌兴云和荻风来到,大骂天孙一顿,指他没有好好的照顾他的女儿,其时,医生从急救室出来,对他们摇头叹息……

  急救室外,医生摇头叹息,宋天孙、凌兴云和荻风都大为震惊,以为凌雪乔得了重病,医生连忙解释,他摇头叹息是因为慨叹现在的女孩子,为求外表而不理身体;原来凌雪乔是为了保持美好身段而节食,加上比赛的压力才导致血醣过低而晕倒,并非患上什么致命疾病,三人松了一口气,但也指责医生的态度令人误会。

  私人病房中,凌兴云责怪凌雪乔及宋天孙,认为以他雄厚的财力,可以呼风唤雨,要拿下一个歌唱比赛的冠军又有何难?怎可能让女儿受苦,扬言要把电视台闹得天翻地覆;凌雪乔虽然身体虚弱,但也按捺不住怒气,向父亲表示强烈的抗议,宣称一定要凭自己个人的实力胜出,坚拒父亲任何形式的帮忙。

  李惠恩从电视台回来,欢天喜地的告诉郑裕泰,只要能顺利进入二十强,电视台就会安排参赛者的住宿,到时候便不用再打扰他,可以搬离他家,郑裕泰表面上支持和鼓励李惠恩,心里却舍不得李惠恩离开,因为他心里知道,踏足娱乐圈后,李惠恩将会离他愈来愈达……郑裕泰的心事被奶奶点破,感到失意和绝望。

  郑裕泰回到酒吧,心情坏透了,不单表现失准,更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与肥肥和长毛吵架,老鬼看出郑裕泰满怀心事,猜想是和李惠恩有关,本想说些话开脱他,但言者无心,听者有意,郑裕泰误会老鬼有心刁难,反而吵得更烈;此时,钟晴来到,好言安抚郑裕泰;面对着钟晴时的郑裕泰,彷佛变成了另一个人似的,一改平日严肃冷酷的态度,向钟晴诉说了他对李惠恩的感觉跟感情,钟晴心里虽然是酸溜溜的,但也大方的提议翌日与郑裕泰和李惠恩一起吃饭,作为预祝她们比赛顺利,也可顺道帮他探听李惠恩的心意。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