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七大悬案 天上人间花魁遇害案至今未破

2018-04-12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白冰
盘点中国七大悬案,让警察伤透脑筋,中国七大悬案中,没有一个是已经破案的,更有些案件显得十分古怪,比如山城红衣男孩事件。也有的至今让当地民众害怕,比如刁爱青碎尸案,9位死者都被变态折磨。欲知中国七大悬案到底是如何得,请看下文。

  中国七大悬案1:刁爱青碎尸案

  据网上资料来源:南大校园刁爱青分尸案受害女姓名叫刁爱青,江苏姜堰人,南大鼓楼校区成教院的大一女生,1996年1月19日(雪)遇害. 根据网络各方信息汇总。被害者情况:女性,扬州姜堰沈高人(沈高96年底之前隶属扬州,97年初划归泰州管辖,以百年国色牡丹著称);身材微胖,短发,姿色并不出众;死亡时身穿红色外套;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成人教育班大一新生,住在四舍——四舍属于成教生住所,管理混乱,往来人员复杂。

  过程:1996-01-10,死者在傍晚吃完晚饭出走,当年春节很晚,是02-19,所以当时死者尚未放寒假;1996-01-19,尸体被发现。死者床上的被子01-10清晨是叠好的,但是晚上被铺平了,似乎死者一开始并无外出打算。目击者最后看见死者的地点是青岛路;死者身穿红色外套。

  尸体情况:内脏以及头部有明显被煮过的痕迹,尸体被切成一千多块,头颅在龙王山被发现, 华侨路和水佐岗发现了被抛的其他尸块。由于冬天死后大约72小时-96小时就会出现绿斑,所以死亡时间不迟于01-14,从肌肉切片走向和头颅切割位置来看,具有一定的人体解剖学知识,医生或者医学院相关人员犯案的可能性极高。凶手很细致的实施了碎尸过程却留下了可供辨认的头颅以及三根手指,这看起来非常矛盾,或许他并不愿意死者成为无人认领的孤魂野怪,可大胆假设凶手的切割过程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否则使用强碱煮沸的方式可以更彻底的消除痕迹。

  中国七大悬案2:天上人间花魁遇害案

  世纪九十年代后期,北京某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在“天上人间”消费时,因纠纷与保安发生争执。该副局长遂将警方防暴队召至。但令这位副局长大跌眼镜的是,“天上人间”竟然也迅速调来了一支极其强力的队伍,双方剑拔弩张,最终,该副局长“未获便宜”。 2005年,所谓的“天上人间头牌花魁”梁海玲,遇凶身亡。

  时至今日,有当时参与调查的警方人士向本报记者称,尽管案件至今未破,但依然能够记得,在该“花魁”住所,除查获千万之巨遗产外,还有多个外省高官电话。 “天上人间”的背景,由此可见一斑。一位知情者称,如此背景,在于它多年的人脉积累。来此消费的常客,非富即贵。

  案件推理

  (1)上千万财产未被洗劫,说明不是谋财害命

  (2)死者是被缢死的,不会是仇杀,仇杀一般都要用尸体泄愤排除了这两点,不难看出,可能的情况只有杀人灭口,谁需要杀人灭口?不是她陪过的高官,就是她的老板。但她与老板只有雇佣关系,老板只是给她提供了认识高官的机会而已,老板杀人动机不足。 所以最有可能的是官员作案,应该是花魁知道了某高官的绝密事情,并以此要挟对方出钱封口,结果被人灭口。

  中国七大悬案3:高校女生“铊”中毒案

  朱令,北京人,1992年考入清华大学。朱令事件是指朱令在校期间离奇出现铊中毒的症状,导致身体健康遭到极大的伤害,最后得助于互联网才受到确诊和救治的事件,这是中国首次利用互联网进行国际远程医疗的尝试。由于朱令没有铊的接触史,警方认定为是投毒事件,但此案经过调查之后,几度沉浮,凶手至今仍逍遥法外,尚无明确结果。且由于警方对事件处理过程中的一些异常行为,让朱令案成为公众事件,从而衍生出对于作案嫌疑人家庭背景的各种猜测。

  朱令同宿舍的同班同学孙维,被警方认定为是唯一能够合法取得铊盐并且跟朱令接近的人。经过详细调查,警方正式将其列为投毒的犯罪嫌疑人。孙维的祖父孙越崎和伯父孙孚凌在民主党派和政协担任要职,而正是显赫的家庭背景,被认为是本案件的调查不能顺利进行的原因。

  1997年3月,朱令家人以出事班级即将全部毕业,人证即将难以获得为由,上书北京市公安局长。1997年4月2日,孙维作为朱令案件犯罪嫌疑人被北京市公安局14处带走,并在印有犯罪嫌疑人的纸上签字。在被连续侦讯审问8个小时后,孙维被家人接回家。此外,朱令家人还曾上书国家领导人要求加快办案,但上书时间没有说明。1998年1月,孙维家人在得知朱令家人上书国家领导人后,也给高层领导上书。成为中国七大悬案之一。

  中国七大悬案4:白银连环杀人案

  从1988年6月份开始至今的十六年间,在白银市区的邻里街坊间一条令人毛骨悚然的消息传遍了大街小巷一直有这样。十六年来,一个市民中间一直传言称,白银市出了一个“杀人狂”,这个杀人狂专门选择“身穿红色衣服”的年轻女子作为下手的目标,大部分作案时间选择在夜间,采用尾随、盯梢或者长期观察后,直接进入所选女子居住地,进行强奸杀害,或者杀害奸尸。更为可怕的是,凶残忍的凶手杀人后,都要切割受害人不同身体部位的器官或者组织带走,十几年来已经有近十名年轻女子被杀人狂杀害,而且案件一直悬而未破。这一恐怖的传言像消息在市民中传开后,恐怖的阴影一样笼罩了铜城长达十六年,人们特别是女性,几乎个个谈狂色变,大白天几乎也不敢单独出门,孩子上下学都要家长接送,妻子、姐妹上下班也要等亲人护送,人们整日在一种提心吊胆的环境中工作和生活。近日,白银市公安局向社会公布了一份《白银市公安局侦破系列强奸杀人案件宣传提纲》,证实白银确有一个“杀人狂”。警方在公布案情的同时,悬赏20万元向全社会征集线索,希望能够取得线索,但至今案件仍未侦破。

  中国七大悬案5:红安“12·26”

  一夜之间,8条人命惨死屠刀之下,连9岁多的小孩都未能幸免。此案是建国以来湖北省刑事犯罪致死人数最多的一起命案。当地警方称,已经初步锁定这场灭门惨案的凶手。

  69岁的汪业杨最终还是没能把那个红包递出去。

  临近2007年底,汪从街上买了一个红包袋,塞进600元钱,放在枕头下压着,他在台历上圈定了一个日子——2008年1月28日,农历腊月二十一日,是小外孙吴梁波10岁的生日。

  汪计划在那一天将这个红包送给外孙。

  只是,一场突兀的噩耗改变了计划好的一切。2007年12月26日晚,湖北红安县上新集镇黎明石灰厂发生一起特大凶杀案,包括老板汪世书在内,共有8人被害。小梁波一家三口也在其中。成为中国七大悬案之一。

  中国七大悬案6:山城红衣男孩事件

  2009年11月5号中午12时许,54岁的农民工匡记录赶回村里,家中正门和侧门紧闭,平时从来不开的后门却虚掩着。从后门进去,眼前一幕让他大惊失色。走进正屋,灯还开着,家里一片狼藉,儿子的衣服丢得到处都是。他唯一的儿子身穿红裙子,裙子上还别着白花,双手、双脚被绳子结结实实地捆着,两脚之间还吊着一个大秤砣,双手被捆着挂在了屋梁上,双脚离地几厘米,旁边一个长椅被推翻在地,儿子全身冰凉,已经死亡。

  离奇死亡的男孩名叫匡志均,他是山城市巴南区东泉镇中学七年级二班的学生,死时正好是阴历生日13岁零13天。

  死者男孩的父母都在江北打工,老家一直空着没人住,孩子平时在学校寄宿。案发前些天,孩子告诉父母,下个礼拜他要回老家。男孩说房子周围荒凉的很,他回去把门前的草割掉。11月3日,父亲给孩子打电话,打不通,联系学校后才知道,孩子已经有一周没有去上课了。案发后有同学证明,匡志均10月30日(星期五)放学回家时,一切正常。有同学反映,死者男孩喜欢看《聊斋志异》。

  男孩的死法非常罕见,令人恐惧,村里都炸开了锅,诡异的气氛弥漫开来。警方走访时,邻居反映孩子生前没有怪癖,全家都很老实,平时对人也友善,从来不和别人发生纠纷。死者匡志均性格内向,平时很少与人说话,害羞得很,从不主动招呼人。突然死了,全村人都觉得太怪了。

  父亲匡记录对采访的记者说,后来刑侦支队的负责人告诉他,不仅是区局,市局也无法解释发生在匡志均身上的这些现象。

  红衣男孩案在网上引发热议,众说纷纭,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说法渐渐形成。成为中国七大悬案之一。

  中国七大悬案7:独山子二人车失踪案

  1996年10月20曰王先生与孰先生驶一辆黑色桑塔那到乌市赛马场的二手交易市场买车结果悲催的是俩人连人带车—块“人间蒸发”成为了中国十大奇案之一

  办案民警说,12年来,警方为了寻找郭农耕和王昌瑞,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走访了大量群众,但毫无结果。郭、王2人失踪时都才20多岁,两人的父母12年间奔波于乌奎两地,心力交瘁。

  据办案民警介绍,郭农耕,男,汉族,1971年5月14日出生,身高1.82米,肤白,牙黄,失踪当日身穿一套蓝色牛仔服,内穿灰色衬衣、棕色马夹,脚穿棕色皮鞋。随身带有独山子乙烯厂的工资卡,本人身份证及现金1000元。

  这不是一起谋财害命案;

  这是一起报复杀人案;

  原因之一:可能盗取了无线电信息或摄录了影像,遭到有闪光灯的飞行器、轿车或驾大车等人的报复。

  原因之二:可能是案主的车子,撞坏了案犯的祖产(如大门、旧宅、牧场、马车、古墓、饮用水源或其它运输工具),导致轿车、大车等上的人的追杀。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