攸县少帅第26-27集剧情详细介绍

2018-04-11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周洁

攸县少帅第26集剧情介绍

  吴主任问小胡,关于谭俊与蒋冬梅的恋爱史,说上级对谭俊的婚姻问题很关心,说看来部队上也就田敏与谭俊比较般配了,小胡说那可是好事呢,吴主任告诉小胡要保密。

  王宝财回来了,谭俊不在,田敏在指挥部,王宝财让田敏给自己倒水,田敏问他是什么身份,他却不说,田敏把吴主任叫来,王宝财拿出军部的调令,吴主任说欢迎他,听谭俊提起过他。田敏给王宝财倒了水,王宝财知道了田敏是民运队队长就很不好意思的说,应该我给我倒水。谭俊回来了,说王宝财几天不见长脾气了。谭俊说把老孙的四团交给王宝财带领。

  吴主任跟小田谈话,问他我们部队的谭俊这个人怎么样,田敏说谭俊这个人很出色,对大家都很关心照顾,要求出很严格。王宝财跟谭俊去四团,在路上说田敏的性格与蒋冬梅挺像的,可以考虑一下。两人遇到了罗团长,与王宝财互相介绍,然后一起去四团。来到四团的训练场上,小胡正在带着大家都在训练,谭俊把小胡调回自己身边,让王宝财接管四团,罗团长说看到他们像兄弟一样真羡慕。

  回到指挥部,大家在开会商量怎么守住繁昌,第三战区来命令让把繁天的守卫权让给国军的范候林,他就是当初在繁昌逃跑的人。谭俊说现在是国共合作时期,所以得服从安排,但是让罗团长留下跟范候林一起守繁昌,如果鬼子来打,让他一定得坚持一下,自己会马上来救援,罗团长为了能守住繁昌只得同意了。并向上级发了申请恢复罗团长的编制。罗团长恢复编制后与来繁昌的范候林一起接手了繁昌城。马县长带表全城百姓来给谭俊和部队送行。

  斋藤知道滨子的中男话说得很好,所以想让她去做情报员,就是日本间谍,滨子说为了将军自己什么都愿意做。斋藤说情报工作很危险,不太想让她去做,滨子执意要去,斋藤就说那就先送她去训练,如果太苦她可以选择回来。斋藤带着滨子来到一个教堂,让滨子接受洗礼做个修女。

  范候林让属下把指挥部好好装修一下,罗团长建议好好做好城防,可是范候林却不听他的。这时老四因为打饭的士兵偏心不给他们好菜,跟伙食兵打起来了。罗团长与范候林都赶来了,罗团长为了安定团结无奈只得打了老四二十五军棍了事。

  田敏一边打扫卫生一边跟王宝财聊天,让他讲讲谭俊的战斗故事,杜小秋也一起听故事。正讲着谭俊来了,谭俊喊了王宝财的名字,吓得他马上跑了。

  吴主任置办了一桌子好饭菜,请田敏,梁佩雯还有小夏一起吃饭,还有谭俊是最后一个到的,吴主任让谭俊和田敏坐到一起,说宣布酒席开始,说是谭俊请客,让田敏先敬谭俊一杯,田敏就听话的敬了谭俊一杯。吴主任说今天是什么酒席啊,是谭俊与田敏的订婚酒,自己是媒人。

攸县少帅第27集剧情介绍

  谭俊与田敏都愣住了,这时吴主任就把大家都叫走了,让他们两个人留下慢慢聊。大家就都走了。谭俊说这是胡闹,说田敏心里要有什么想法就直接说,田敏却坐着不说话。谭俊说是不是在演戏啊,田敏说是有人在演戏,明明是有人在逼婚,说如果他不知道的话,吴主任敢这样大包大揽的吗?别以为用一个小队长就可以把自己给搞晕头了,自己是新四军战士,新四军是讲自由恋爱的,自己是有未婚夫的。谭俊说自己是有老婆的,不许她打自己的主意,田敏伤心的打他,然后就开始大哭,谭俊不知道应该怎么劝她,田敏转身离开了。-

  谭俊找到吴主任,让他把这件荒唐事马上消除影响,吴主任说自己一定把这件事情处理好,马上就去找田敏,田敏还在哭泣。吴主任跟田敏说,都怪自己,说自己没有什么恶意,总是爱瞎操心,以为是在帮他们俩,谁知道这种结果,自己给她道歉,说谭俊是真的不知情,是自己一手安排的。田敏说要谭俊当面跟自己道歉。

  谭俊心神不宁,问小送来报纸的小周,给自己做下属有没有被压制的感觉,自己有没有搞长官意志,小周说没有。吴主任回来了,说田敏让他当面给她道歉,不道歉就不当民运队长了。他说自己也是受害者,凭什么道歉,说是军人就得服从命令,不道歉,也得让她好好当队长。

  小夏与梁佩雯一起去工作,途中聊天,说他的衣服破了,可以帮他缝上,小夏说自己是裁缝不用了。小夏说知道她喜欢花,改天去山上给她采花。

  晚上谭俊与王宝财在讨论与田敏的事情怎么解决,谭俊说田敏这个人在坚持原则了,不好办,王宝财说女人都一样,吃软不吃硬。王宝财主支来找田敏,套近乎,说老吴做事情欠妥了,但是也没什么恶意,让她别往心里去。说谭俊从来不把自己的事情放在心上,没有人照顾,说谭俊的脾气与田敏有点像,是不是可以考虑一下,田敏生气的走了,王宝财就追过来,又接着说田敏跟谭俊是一辈子解不开的缘份。

  滨子穿着鬼子军装回来找斋藤,说不久自己就会被安排任务了,就可以为国家做事了,让他跟上级说一下让自己做情报员吧,斋藤同意了,说会尽快给她安排任务的。小夏上山采药胳膊划了一个大口子,回到驻地包扎,梁佩雯很心疼的。

  斋藤说为了战局考虑要尽快拿下繁昌,要给杜小秋送一个发报机,这样可以更快速的得到信息,说让属下派滨子去执行这个任务。属下找到滨子,让她化装成村妇,把发报机放到婴儿的肚子里,然后把发报机交到指定地点就行了。滨子来找斋藤说把发报机放到婴儿肚子里这种方法太残忍了,自己做不到,斋藤发火了说军人就得服从命令。滨子无奈只得去了。

  滨子化装成村妇,在路上遇到了田敏一队人,田敏看到她抱孩子方法不对,就提醒她,她很慌张但还是借口走开了。路上看到两个小孩子向有地雷暗示的地方跑去,为了救两个孩子她被炸伤了胳膊,田敏说要带她回去治疗伤口,附近的村民说听到她刚才讲的是日本话,她想服毒自杀,被田敏按住了。找到了孩子肚子里的发报机。把人送到了医疗队治伤。杜小秋看到了,就找到尚孟哲说让他借村民的手除掉滨子,怕滨子给他们两个人暴露身份。

  谭俊表扬了田敏。激动的村民来打滨子被梁佩雯给拦住。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